<<  < 2011 - >  >>
1 2 3 4 5 6 7
8 9 10 11 12 13 14
15 16 17 18 19 20 21
22 23 24 25 26 27 28
29 30 31




难以入眠

医生给我一张表格,上面罗列着要做的各项检查。我让家里人先回去,等手术的时候再来。没顾得上吃饭,我就到指定地点去了。从这幢楼走到那幢楼,楼上楼下,转悠了一圈,才做了一个项目(每个等候区都坐满了候诊的人),还有四项要挨到下午或第二天做了。

12:30,我回到病房,临床的病友——21床不见了,一个老妇人独坐在床前,是病友的母亲。她想到手术室外去等女儿,请我带她去乘电梯,半道被她儿子拦住了,让她安心在病房等待。直到下午5:0021床才被推进来,已醒了,但显得有气无力。护工说她手术前太紧张了。吊针一点一点地滴着,隐约听见她老公嗔怪道:“还流眼泪呢!”21床轻轻嘟囔道:“疼死了嘛!眼泪是疼出来的!”嗲嗲的。她几次问老公为什么手术那么久,自己的病情会不会有什么意外情况,她老公安慰她说没事,可她还是担心。

我躺在床上,无所事事,不时地看看她,心里想:自己术后可能也会疼痛难忍吧?但只要挺过两天就行了。小时候摘过扁桃体,当时很痛,不也过来了吗?这一回肯定会挺过去的。

两盏日光灯都开着,房间里亮堂堂的,或许是换了环境的缘故吧,捧着书看到半夜也毫无睡意……

28日早上五点,护士进来量体温,被吵醒之后就没再睡。

发表评论:
浙江博客欢迎您!